未来两年将进行11次发射建空间站航天员均已选定

(原标题:未来两年将进行11次发射建空间站,航天员均已选定)

迎来我们中国自己的空间站还要多久?

——在集训队党员中成立“党员攻关小组”,对险难课目集智攻关,由党员带头做好表率,发挥模范带头作用。

实践来看,集训队是一个锻炼自我、提升自我的平台,它可以帮助官兵开阔眼界、提升技能,学到许多连队学不到的东西。

如何让集训队与连队有同等的归属感?会议上,有人说,要在“严”字上下功夫,让队员们对集训队心存敬畏,以此来提高集训队管理者的威信。也有人说,队员们需要一场精神的洗礼,让他们明确自己为什么要参加集训,只有确认好自己的初心和方向,前路才不会迷茫。

“临时家庭”同样也能凝聚团结、催生战斗力。在一次长途拉练中,一条河流挡住了队员的去路。此时,需要2名队员率先涉水过河,协同在河对岸架设好绳索。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剩下还有60公里的路途要走,率先涉水过河无疑会使人的体力产生巨大的消耗。

为此,未来两年将进行11次发射,先后发射天和核心舱、问天实验舱和梦天实验舱,进行空间站基本构型的在轨组装建造。其间,规划发射4艘神舟载人飞船和4艘天舟货运飞船,进行航天员乘组轮换和货物补给。

这一系列突破将大大提升空间站的空间科学研究能力。从航天医学、航天生物学,到微重力流体物理学,10多个方向的科学研究已经“安排”上了。舱外还设了暴露平台和大型载荷挂点,支持开展暴露实验。

集训队终于恢复了应有的活力,每名队员都把集训队当成了自己的家,越训越有劲。

没有奖状,没有表彰,回到连队的卢超没有得到任何的鼓励和表扬。相反,还有人冷嘲热讽:“占了名额去集训还拿不到成绩,是不是在集训队偷懒了?”

此时张镇麟跟进起飞,双手砸筐大力将球扣进,进球后张镇麟也显得十分激动,怒吼庆祝。

据首相府发言人说,约翰逊将“遵守防疫规则,在唐宁街10号自我隔离”,并将继续工作。他补充说:“首相状况良好,没有出现感染新冠病毒的任何症状。”

yes123求职网发言人杨宗斌认为,民生相关行业虽容易吸引顾客,但市场竞争者也会较多,容易陷入低利化的经营环境。

认真观察思考后,郭智龙发现,和基层连队相比,集训队明显缺少了一样东西——向心力。

——召开了一场以“我为什么要参加‘猎人’集训”为主题的讨论交流会,增进集训队内部的沟通交流。

空间站长期在轨稳定运行、航天员长期驻留,对我国航天器的研制技术提出了新的要求。此前,我国航天员在轨飞行的最高纪录是33天,那时,航天员生存所必需的水和氧气可以由航天器直接从地面搬到太空中。而想让航天员实现更久的在轨停留,就要使用“再生式生命保障”等技术,来保障物资供应。部分技术已在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上进行了初步的验证。

集训队的价值摆在那里,为什么会出现作风散漫的现象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集训队的带队干部们。

3个月集训,卢超拿出了十二分的精力用在训练上。尽管相当刻苦,但在最终考核时,因为一个小小失误,卢超的综合排名没能挤进前十,也因此和“优秀狙击手”失之交臂。

下士李硕在参加预提指挥士官集训时,集训队组织了一次10公里武装越野考核。李硕发现一名兄弟单位的队员因为岔气远远地落在了队伍的后边。出于对战友关心,李硕替那名队员分担了身上的装备。

——为每名教员划分帮带小组,同时将小组成绩列入教员考评细则。让教员充当好“临时家长”的角色,让他们真正担起责、尽足力。

不仅是集训队队员,集训队教员也有困扰。

核心舱地面试验验证工作正在进行

归属感同样也来源于集训队的不离不弃。李文杰乘车射击课目几次考核下来成绩不尽人意,随时都有被淘汰的风险。几名教员始终没有放弃他,轮番上阵为他“开小灶”,制订专属训练计划。经过一段时间强化训练,李文杰这一课目的成绩有了大幅度提高,这让他的自信心增强了不少。

“管松了,辜负组织对自己的信任;管严了,担心得罪人。毕竟集训结束后大家都要各自回到连队,万一以后被‘穿小鞋’怎么办?在集训队,很难像在连队时一样放手管理。”詹永河说。

“‘软’的不行,我们也试过‘硬’的。”集训队参谋蒯威介绍说,为了激发队员们的训练热情,他不仅带头训、跟着训,还时常在训练场上开展一些比武竞赛,激发队员“有红旗就扛、见第一就争”的战斗精神。但效果是暂时的,活动过后大家就恢复了原样。

本次调查于9月24日至10月8日以网络问卷进行,有效问卷共1218份,信心水平95%,误差值为正负2.81个百分点。(完)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郝淳表示:“在明年到后年两年的时间里,通过11次飞行任务,完成中国空间站的在轨建造,之后的飞行任务就将高密度实施,航天员要长期在轨驻留,还要开展更大规模的空间科学实验和技术试验。”

今年4月,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曾经因感染新冠病毒而在重症监护病房度过了三晚。(总台记者 康玉斌)

卢超心寒,对集训队的看法也发生了180度大转弯:只要没被表彰,第十一名和最后一名的效果是一样的,再拼也没人看到你的努力。

“十三五”期间,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先后发射了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神州十一号载人飞船,天舟一号货运飞船,验证了货物运输和推进器在轨补加,以及航天员中期驻留等空间站建造和运营的关键技术,为第三步空间站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连队,小胡遵规守纪是出了名的,怎么去集训就变了呢?”指导员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总设计师黄伟芬表示:“航天员系统本着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试训一体的原则,安排航天员参加了近百次的工程研制和试验活动。包括人船、人船地、人船站地联试,出舱活动的水下验证实验,和功效学的评价等各项实验。”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郝淳表示:“与此同时,我们还在组织载人月球探测的方案神话论证和关键技术攻关。我相信通过全体航天人的努力,中国人探索太空的脚步,一定会迈得更稳更远。”

目前,我国空间站核心舱等各舱段研制进展顺利。空间应用系统正在开展空间站科学实验设施研制,以及运营阶段应用任务认证工作。

立夏时节,闽南的气温高达38℃,官兵们穿梭在硝烟扑面、尘土飞扬的演训场上,训练热情高涨。

特约通讯员 廖晓彬 特约记者 赵 欣

就此问题,集训队临时党支部专门召开支委会。对于郭智龙的分析,大家深表认同,部分队员在原单位积极肯干,进入集训队后就“不求过得硬、只要毕业证”。在部分队员眼中,集训队给大家的归属感远远不及连队,不少人只是把它当作一个“临时机构”,自己只是这个“临时机构”的一个过客。

鲍里斯·约翰逊在周四(12号)早上与几名议员进行了会晤,其中包括英格兰诺丁汉郡西部阿什菲尔德区议员李·安德森(Lee Anderson)。随后,安德森出现了新冠病毒感染症状,并在检测中呈阳性。

10月1日,第三批18名预备航天员加入航天员队伍,包括7名航天驾驶员,7名航天工程师和4名载荷专家,他们将参加空间站运营阶段各次飞行任务。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总设计师黄伟芬表示:“我们综合考虑了航天员的飞行经验,现状,他们的年龄,以及心理相容性协同配合,后续的发展等因素。综合考虑了这些因素,然后统筹搭配了4次飞行乘组,每个乘组是3个人,是由执行过飞行任务的航天员担任指令长。”

他表示,除非产品和营销策略都能明显具备差异化,否则可能出现“一窝蜂”现象。加上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数字营销、移动支付等崛起,创业策略势必与过去不同。

倾听队员呼声,号准问题脉搏,找到破解之策。集训队打出一整套“组合拳”:

会后,他们认真梳理了集训队出现的各类问题,全方位了解队员对于集训队的看法和建议,通过一系列整改举措,力图让每名队员都能在集训队找到认同感、归属感。

今年年初,旅队组织军官集训,小队长詹永河被任命为集训队教员。刚到集训队,他就有些为难:队员全都是干部,其中还有自己连队的主官,该如何管理?

更有甚者,有的队员在集训过程中思想发生了滑坡。

小胡是某连队的骨干,业务能力强,军事素质好。今年上半年,上级组织驾驶集训,小胡报名参加。到了集训队不久,他就因为违规使用手机,被上级检查通报。

同时,执行空间站建造阶段四次飞行任务的航天员乘组已经选定,正在开展任务训练。每个乘组3人,由执行过飞行任务的航天员担任指令长。

在基层部队,各种集训、短期培训不少。这些集训往往会从各单位抽选部分骨干组训、参训,长则大半年,短则一两个月。

早在10年前,中国就已经开展了空间站的研制任务。在今年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进入文昌发射场后,空间站核心舱初样产品和运载火箭系统,发射场系统和航天员系统等各大系统进行了合练,全面考核了空间站系统的正确性。

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围绕空间实验室飞行任务和空间站研制建设等工作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果和重要进展。目前,工程全线正全力备战空间站建造任务,力争2022年前后完成空间站在规建造计划,为后续空间站实现长期稳定在轨运营进行准备。

2022年前后完成空间站在轨建造计划

航天员乘组已选定,正开展任务训练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系统总设计师杨宏指出:“眼前这个时期,就是我们核心舱最关键的研制时期。现在我们正在紧张进行地面的各项试验的验证,以确保我们能够有效地识别风险,能够控制好我们的产品质量,能够有效地控制住风险,能把问题消灭在地面研制期间。”

整改效果立竿见影。在一次长途拉练中,队员舒宇龙有些脱水,身边的徐海根二话不说帮忙接过舒宇龙身上所有装具,徒步行军一天一夜。拉练一结束,徐海根就收到连队主官打来的表扬电话。这让徐海根倍受鼓舞,干劲更足了。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表示:“第一次搞这么大一个空间站,一个本着稳妥、可靠和安全的原则。我们核心舱入轨以后,我们将相继发射货运飞船和载人飞船。我们将对空间站的关键技术进行进一步验证。这里面包括进一步验证航天员出舱活动的技术。”

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了著名的需要层次理论:“归属需要是人的基本需要,是主导人们精神生活的优势需要。”一次偶然的机会,郭智龙在书上读到的这句话,让他恍然大悟——关键要让队员找到归属感。

有了归属感,就有了“向心力”

让郭智龙吃惊的变化还有不少。刚入队时常常嘟囔着“吃不消”的张峻豪,现在每次训练都站在第一个;一向孤高冷傲的张晗变得平易近人起来,时常还会主动帮助体能较弱的战友;就连平时自由散漫的汪超凡,为了不拖小队成绩的后腿,也会常常在休息时间自主加训……

——开展针对性教育,培养教员和队员身份上的归属感,让每个人既充分感受到集训队带给自己的光荣和自豪,更深刻意识到自己对集训队的责任和担当。

据央视网10月6日消息,目前我国空间站各舱段研制进展顺利。2022年前后,我国将完成空间站在轨建造计划。

“我们也开展过一些篮球赛、茶话会等娱乐活动,竭尽全力营造连队的氛围。”面对困惑,集训队队长郭智龙也进行过一些尝试,但收效甚微。

在集训队,有的刻苦努力被忽视,有的互帮互助被认为“不值得”。

除了保证航天员的长期驻留外,空间站本身的在轨寿命,也需要技术手段保障。在提高产品寿命的同时,设计师们还攻克了一系列难关,使空间站60-70%的设备都可以维修,并为航天员开展维修工作提供了的便利。

这件事让李硕不得不对集训队有了一个新的定位:集训队不是连队,排名才是第一位。

其实从2017年的3月开始,航天员的训练就全面转入空间站的任务准备。由于空间站的任务周期为3到6个月,对航天员的身心素质,知识储备以及应急处置的能力都提出了更高要求。目前,执行空间站建造阶段4次飞行任务的航天员乘组已经选定,正在开展任务训练。

队员与队员之间、教员与队员之间私下的沟通交流很少,休息时间大部分人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活动,往往是来自同一个连队的队员交流最频繁。

令人感动的是,几乎所有人都自告奋勇申请渡河。与以前大不一样的变化,让郭智龙倍感欣慰。

——建立奖励表彰机制,定期对队员进行民主测评,每月评出“训练之星”“进步之星”“党员之星”“团结之星”,除了张贴红榜外,还通过奖状、电话等方式通报回队员所在连队。

调查发现,最热门的创业行业为茶饮或咖啡、面包或甜点、其他餐饮、艺术设计与文化创意、服装配件。

按照计划,我国空间站将先后发射“天和”核心舱,问天实验舱和梦天实验舱,进行空间站基本构型的在轨组装建造。期间,规划发射4艘神州载人飞船和4艘天舟货运飞船,进行航天员乘组轮换和货运补给。

而郭智龙觉得,首先我们自己不能有“临时”观念,教育和管理必须双管齐下,从管理模式上找出路。同时,还要与队员所在连队建立起沟通渠道,这样既方便集训队对队员性格特长有所了解,又能将队员的日常表现第一时间反馈回连队。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表示:“我们也是一直按照我们的计划,我们的节点,积极稳妥地推进这项工作。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关键技术已经全面突破,我们明年将开始载人航天工程第三步,就是空间站工程的全面实施。”

前不久,某连战士小胡被上级单位通报批评的消息在连队引发热议。

来到集训队检查指导的该旅领导深有感触地说:“‘临时家庭’有了归属感才更像家,才能形成凝聚力、战斗力。”

在与指导员交流中,小胡袒露心声:“集训队训练强度大,每项训练内容又都要评比,压力自然也少不了。然而,集训队的日常表现却和评先评优、立功受奖基本不挂钩,最终还要靠连队党支部评议。既然不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也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关键要让队员找到归属感

考核结束后,李硕不但没有受到表扬,反倒被班长批评了一通:“来到这里,每个单位相互之间都在较劲,你这个时候帮助别人,却拉低了自己的成绩,不值得。”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