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中新社广州7月9日电 (蔡敏婕)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9日晚公告称,该公司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家属的通知,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公告表示,马兴田自2020年5月已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将加强公司管理。

阿里和厂商需要不断确定哪些产品适合展示、能出爆款、可做1元特价,又该用哪些产品来实现盈利。毕竟1元店的生意肯定不都是1元,而是诱人又充满陷阱的“1元起”。

如若是连锁门店形式,则必然须具备差异化的竞争点。在「DoNews」看来,宣传推广“厂货”概念,或许才是阿里最大的图谋。从以下词汇中,便能体会一二:“一元体验店”“厂货橱窗计划”。

根据名创优品招股书,即便在疫情影响下,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名创优品营业收入为89.79亿人民币,毛利率达30.4%。

更让阿里警惕的当然还有拼多多。

毋庸置疑,平价生意有利可图,但前提在于如何运营。一般平价生意的赚钱逻辑是:在人流密集地方高度布点,从厂家低价拿货薄利多销,规模化开店打开利润空间。

这就好比去美容店,美甲项目只是导流,真正赚钱的项目则在其他。美元树的产品就分三类:基本消费品、多样化产品、季节性商品,基本消费品不赚钱,只为了吸引顾客,进店顾客多了,自然带动后两类产品销售。

厂牌实际上也就是白牌产品,从消费社会角度来看,中国或许也会像日本过渡到第四消费社会,即反品牌的无印良品时代:人们不再一味追求品牌概念,更注重物品实用价值。阿里是否在提早押注一个新的厂牌时代,也未可知。

名创优品虽然也强调从工厂到店铺,但仍然是贴牌产品,而拼多多则缺少了对商家的关注和运营。于是,阿里从缝隙里找到机会,“推广厂牌”才是阿里1元店的差异化所在。

而恰恰在这个关键节点,阿里宣布推出线下1元店。其反应之迅速,足见阿里的在意程度。

阿里此时祭出“1元更香体验店”,似是顺应了宏观大势,但最重要的还是对自身新零售版图的捍卫。这其后也掩藏着阿里不愿被揭穿的警惕、焦虑和野心。

也许以后,会在名创优品旁边、地铁出站口看到阿里1元店的密集布局。但它会以怎样的形态出现,一线城市如盒马大店、低线城市类盒马mini?是加盟、直营还是合伙人?

近两年,名创优品不仅覆盖了主流电商平台,甚至推出“名创优品员工内购”小程序,同时也搭建起私域流量社群,试图将线下用户导流至线上。

今年5月14日,证监会发布消息称,证监会依法对康美药业违法违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决定对康美药业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人民币,下同)罚款,对21名责任人员处以90万元至10万元不等罚款,对6名主要责任人采取10年至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相关中介机构涉嫌违法违规行为正在行政调查审理程序中。同时,证监会已将康美药业及相关人员涉嫌犯罪行为移送司法机关。

所以,与其说是狙击名创优品,不如说是对抗腾讯。

曾经,下沉市场热闹拥挤的2元店,被“电商大一统”挤压吞噬。人们从拥挤的小格间里,走进了手机轻点触碰就能买到全国好物的时代。如今随着线上流量见顶,下沉市场又能看到2元店重新回归的时刻。

一旦名创优品成功赴美上市,又将诞生一个拼多多式对手,阿里必须做出回应。更何况,为名创优品站台的是腾讯。在多领域都有交锋的腾讯和阿里,在综合零售领域也终会有一战。

如今看来,逍遥子开始启动淘宝特价版线上与线下的融合之路,而叶国富却早已放下此前的“傲娇之气”,频频向线上发起进攻。

当然,这都要基于阿里大力铺开1元店的前提下。不管怎样,阿里想进可攻名创优品,退可攻拼多多,但已身处包围圈的阿里在1元店上,其还处在探索的路上。

以低价作为与用户连接的纽带,用户的忠诚度往往没有保障。即便线下导流提升,但也极易流失,阿里想靠1元店超车拼多多,绝非朝夕之事。

阿里作为平台方,很难参与产品创新及研发,在市场反应上,可能不及名创优品的亲力亲为来得更有深度和快速。

投资不成,阿里只能亲自操刀。虽然阿里具备C2M的供应链优势,这也是名创优品成功的关键之一:缩短工厂到店铺距离,从而压缩价格空间,但不得不说阿里也有自身短板。

相距甚远,阿里不得不加快速度。如果名创优品赴美上市是一大刺激,那么更早的刺激或许来自拼多多的“真香节”。

阿里作为平台方,而非品牌方,面临最大的问题,则在于与厂商的博弈。既要保证低价供应,又能让厂商盈利,同时还能换来整店的销量和顾客的回头率。

再看美版的1元店——“Dollar Tree”(美元树),通过精细化运营,在全球开店近15000家,冲进500强榜单,毛利润率、净利润率也曾双双超过沃尔玛。

首先要看市场规模是否足够大。这里无需过多赘述,下沉市场的潜力,早已有目共睹。其次是,线下店能解决怎样的痛点,创造怎样的价值,或者讲述何种故事,才是关键所在。

理顺了阿里1元店的意图,接下来不妨谈谈平价生意赚不赚钱,怎么赚钱?

平价的完美日记被爆出将于年底上市,2元一个包子的巴比馒头成功登陆上交所,“小资十元店”名创优品也向SEC递交了招股书。

证监会表示,康美药业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欺诈行为,践踏法治,对市场和投资者毫无敬畏之心,严重破坏资本市场健康生态。

显然这并不足够。阿里弯道超车的机会,寄希望于线下1元店,来承担导流之重任,甚至有传言称3年要在全国开出1000家店。

疫情期间,线上拉动作用显著。在线下门店销售额大幅下滑时,名创优品线上销售额一度增长300%,直至熬过了疫情,冲锋到纽交所门口。

以diss马云吸引声量的叶国富,怎会想到在名创优品上市之际,迎来了逍遥子的还击。

早年,名创优品还是籍籍无名的小辈,叶国富却多次公开叫板马云,尤其在马云提出新零售理论时,叶国富更是嗤之以鼻喊出“未来3-5年(从2016年开始),电商会死掉一大片”。

在B端,淘宝特价版上线的同时,“超级工厂计划”和“百亿产区计划”就已同步提出,如今淘宝特价版又与1688打通,同时负责人皆为同一人,1688商家成为淘宝特价商家的最大供给源头;C端,阿里系的银泰百货、高鑫零售也能提供一定线下运营经验。

淘宝C2M事业部营销总监郑靓曾表示,工厂清楚地算过账,他们能通过这个节日打出爆款,从而产生大量订单。而到了线下,阿里1元店就成了线下直播间。

据悉,阿里首家1元店是线下快闪形式,如果未来还以快闪方式进行,则不会存在房租人力等成本高企的难题,反而是不错的流量入口。

马云新零售理论的核心是线上与线下的融合,而叶国富认为电商存在先天不足,新零售必然脱胎于实体。

看在眼里,计上心头。10月10日,阿里选择在拼多多周年庆期间,上线“1元更香节”,指向性不言自明。最重要的,活动时间持续至11月11日,不仅在为即将到来的双11造势,还有对新增流量的渴望。

但经历过“见世面”“拓视野”的人们,此时需要的是更新鲜的面孔和体验。价格是更低了,但产品的质量、丰富度又该作何解?

证监会最终认定,2016年至2018年期间,康美药业虚增巨额营业收入,通过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将不满足会计确认和计量条件工程项目纳入报表,虚增固定资产等。同时,康美药业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上述行为致使康美药业披露的相关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总结起来,阿里1元店的逻辑,依然是阿里新零售中,一以贯之的打法——B端抓小,C端抓大,充分解决两者间的供需匹配。如盒马鲜生,上游改造小而散的生鲜供应链,下游则以不同形态覆盖全渠道全客群。

线下店不仅为商家提供直接触达消费者的通道,让消费者看到源头厂货的品质,同时也强化消费者对于C2M货品的认知。

“体验”“橱窗”本身就有强烈的展示、陈列意味,这种直观可触摸可观赏的体验,是线上所不能做到的,这才是阿里要在线下开店的根源所在。

而且“1元更香节”是产业带工厂的专属节日,未来每年10月10日都将定期举办。这足以说明阿里对厂货,或者说C2M模式的重视。

今年7月30日,正值暑假消费旺季,拼多多豪掷1亿对用户标注的“真香”品牌,进行了定向补贴,这些品牌包括苹果、荣耀等智能手机,小米手环、苹果耳机等数码潮品。

当然,随着时间推进,这期间博弈,最终将演化为实力厂家之间的争夺,到那时又将是血流成河的大洗牌。这是商业最复杂考验,也是残酷所在。

毛利率30%是什么水平?上市多年的永辉超市,近几年的综合毛利率水平在20%左右,而资本比较关注的生鲜电商赛道,如前置仓如果毛利水平保持在20%以上,就是比较优秀选手。

据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7年,于2001年在上交所上市。公开资料显示,公司主要产品为中药饮片、中药材和中成药等,是2019广东省百强民营企业。(完)

截至2020年上半年,拼多多活跃用户数已达6.8亿人,阿里巴巴的活跃用户也不过才7.26亿人。而剑指拼多多的淘宝特价版上线后,截至8月份的月活用户为5500万,与拼多多5.68亿的月活相差了近10倍。

最后,是否能发挥阿里巴巴的优势。

既然线下不是最灵活机动的打法,为何阿里仍要入局?底层思考逻辑是什么?

阿里1元店于上游如何改造小工厂,下游又以何种形态覆盖不同区域市场,显然值得期待。

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去年5月17日康美药业案调查进展的通报,2018年底证监会日常监管发现,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康美药业)财务报告真实性存疑,涉嫌虚假陈述等违法违规,该会立案调查。12月29日,康美药业披露有关信息。现已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涉嫌违反《证券法》第63条等相关规定。一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

而在商家合作层面,阿里的流量显然更贵,商家更倾向于与谁合作,形势不言而喻。相关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淘宝特价版总计有120万产业带商家,而根据拼多多2019年财报,其平台年活跃商家数超过510万。

实际上,这些年阿里与腾讯在战略投资还是有差距的。美团、京东、拼多多、哔哩哔哩、快手、小红书、滴滴、特斯拉等一众大咖皆被腾讯揽入怀中,而一向喜好对被投公司进行掌控的阿里,错失了电商、社交、短视频等领域的黑马,竞争地位并不乐观。

此前,618大促期间,淘宝特价版就曾试水过1元活动方案,在6月15日单天的新注册用户数就达到了百万左右。

You may also like :